瑞典国脚:伊布让米兰变得更强,如果输球他会很愤怒

“小将”华金,骑士之心

“小将”华金,骑士之心

“嗨,卢乔(路易斯-恩里克的昵称),你的名单我看了,里面没有我啊,真是痛心啊。下次记得带上我啊,你看我连挂球衣的衣架都准备好了。”

2018年10月,西班牙国家队公布了23人大名单,38岁的华金没有出现在其中,向来都很幽默的华金特意拍了一段视频,假装一本正经地对恩里克隔空放话。

这并不是一个老球员在蹭热度的故事,自从回归皇家贝蒂斯之后,华金走上了越老越妖的路,表现得愈发出色,虽然数据看起来很普通。

不过,即便年轻的时候,数据也从来不能完美地诠释球场上的他。

他心里很清楚,视频只是开个小玩笑,以这个年龄入选国家队是不现实的,但他不愿意放弃希望,就像他自己说的:“当你还是一名现役球员时,希望总是有的,这是我想得到的。”

年近40的华金

从某种角度来说,华金并不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。

作为一名才华横溢的球员,他没有在顶级豪门踢球的经历;作为一名“斗牛士”,西班牙捧起欧洲杯和世界杯的巅峰时刻,他也没在国家队中。

他职业生涯大部分时间都在西班牙度过,唯一一次海外踢球经历是在佛罗伦萨效力了两年,差点就曾加盟皇马、曼联和切尔西这样的豪门,但他心里唯一的挚爱仍是从青训开始培养自己的皇家贝蒂斯。

看起来,这段话已经把华金将近20年的职业生涯概括地七七八八了,但是作为贝蒂斯的“灵魂”,他背后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。

——喝母乳到7岁——

今年2月25日,皇家贝蒂斯客场挑战巴拉多利德,这里是《唐·吉诃德》的故乡。

87分钟,华金打进了锁定胜局的第二球,帮助球队拿下了这场比赛的胜利。对于大多数球迷来说,这只是一场没有很多人关心的普通西甲比赛,但对于华金来说,意义绝不止于此。

这是他在西甲的第506次出场,而在西甲出场次数的排行榜上他超越了哈维,排在了第7名。作为一名前场球员来说,这是一个相当不容易的成绩。

他的身上,的确有一些唐·吉诃德的味道。

如今是一个追求进球的时代,而西班牙是一个将团队足球演绎到极致的国度,从年轻到年长,一直都在边路奉献过人表演的华金,显然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异类。

能让他决定延续足球生涯的时刻,也很特殊。

本赛季西甲第16轮对阵毕尔巴鄂竞技,华金在开场20分钟里就打进了三球,这是他职业生涯第一次“戴帽”,顺便也创造了西甲历史上演帽子戏法时年龄最大的纪录。

贝蒂斯球迷P图:就算他老了也能上场

18天之后,皇家贝蒂斯宣布和他续约一年,在社交媒体上他透露,之前他曾考虑过在明年夏天退役,但是这个帽子戏法让他改变了自己的想法。

“这是我职业生涯第一次戴帽,或许是未来不会再出现的事了。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出色的得分手,能够在这样一个对手面前打进三球值得骄傲,尤其对于我这个年纪来说很不容易。”

通常来说,职业生涯能够接近20年,说明很幸运,也很克制。华金拥有很好的身体素质,也基本没有遭受过重伤,但跟足坛自律派的老妖们不同,他有轻狂的过去:整夜泡在酒吧,饮食不科学也不规律,甚至还曾经醉醺醺地出现在训练场上。

当被问到职业生涯何以长寿的原因时,他给出的答案是:“直到7岁都在喝母乳。”

你很难确定这是不是真的,或许只是华金的又一个玩笑。

但当说到给年轻球员一个建议时,华金立马正经了起来:“老实说,所谓的秘密就是坚持努力训练,并竭尽所能保持身体健康。工作,工作,工作。我也许不能再回到20岁了,但我对足球仍然如初,那就是不断提升自己,将每场比赛都当做职业生涯最后一场比赛来踢。”

华金第一次代表皇家贝蒂斯参加比赛时,他父亲站在场边对别人说:“我儿子能踢到40岁”。

那时,旁人都觉得他是在开玩笑。

——为留贝蒂斯拒绝皇马——

1981年,华金出生在安达卢西亚自治区的圣玛丽亚港,这里是西班牙著名的旅游胜地,南临大西洋和地中海,优美的风景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。

出生在这样一片土地上,恋家也就不奇怪了。

华金的家庭并不富裕,但他在妈妈的鼓励之下爱上了足球,随着身体的发育,球踢得越来越好,于是走上了职业球员的道路。

小将华金

2001年,华金代表家乡球队贝蒂斯完成了自己的西甲首秀。在边路他像穿花蝴蝶一般潇洒地突破过人,随后就能为锋线队友送上精准的传中,优秀的表现让他得到了时任国家队主帅卡马乔的注意。

2002年,这个联赛新人入选了国家队,走上了世界杯的舞台。

21世纪初期的西班牙众星云集,但并不被外界看作夺冠热门。

韩日世界杯上,他们成为了韩国历史性地晋级四强的背景板,而在那场比赛,最吸引眼球的人是华金和埃及主裁甘杜尔。

那一天,和华金对位的韩国队左后卫李乙荣度过了难熬的120分钟,他根本无法限制西班牙人的发挥。下半场第50分钟,他放倒华金,西班牙利用这粒定位球头槌破门,然而甘杜尔判罚西班牙球员犯规在先;加时赛刚刚开始,他又被华金突破,后者送出一脚传中,等候在后点的莫伦特斯打进了宣告比赛结束的进球,主裁却因出界再次吹出了这粒点球。

剩下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,韩国队在点球大战中击败了西班牙,华金罚丢了…

“我请求罚那次点球,因为我真的对自己有信心。现在我很心痛,心碎了。我觉得自己太无能。如果我有机会回到过去,肯定能罚进。我愿意罚点球。”

回到西班牙之后,华金还是无法从被淘汰的阴霾中走出来,然而他也得到了补偿:作为那届世界杯上发挥最好的球员之一,众多欧洲豪门都知道了他的名字。

2003年,贝蒂斯的财政情况开始恶化,此后几年他每年夏天都会得到豪门的邀请:曼联、皇马、切尔西,等等等等…

他没想过去英国踢球,因为他不喜欢那里的天气,皇马或许是唯一一个让他心潮澎湃的选择,但他最终还是拒绝了弗洛伦蒂诺。

“有时候我仍然问自己,如果我搬到马德里会发生什么。这是真的,这是最接近的一次,但我只是觉得这不适合我。”

“我父亲有时仍然告诉我,我对贝蒂斯的爱使我失去了很多机会。”

安达卢西亚人总是很难迈出背井离乡的第一步,这一点在华金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。华金也曾想过获得金球奖、捧起冠军奖杯的时刻,但对他来说,和皇家贝蒂斯一起夺冠的感觉才是最珍贵的。

华金将贝蒂斯获得的国王杯奖杯放在自己婚礼的神坛边上

2004-05赛季,皇家贝蒂斯闯入国王杯决赛,他们以总比分2-1战胜了奥萨苏纳,而在夺冠的第二天,他就把奖杯带到了自己的婚礼现场。

他也曾因裸体跟奖杯拍照而登上了西班牙头条

一人一城的故事能够成立,只有忠诚是不够的。作为贝蒂斯最有价值的球员,当俱乐部陷入困难时,他也只能踏上离乡的列车,2006年他从贝蒂斯转会到瓦伦西亚。

那年夏天,他为球队留下了2500万欧元,这个数字打破了新东家瓦伦西亚的转会费纪录。

——旧时代的“骑士精神”——

“妻子知道我花了多少钱以后,我那一周都是在沙发上度过的。”

2018年初,华金参加电视节目时讲述了此前发生的一件事。2017年末,皇家贝蒂斯公布了球队股份持有者名单,华金的名字就在其中,他认购了2%的股份。

花了100万欧元。

华金说成为俱乐部股东的原因是为了回报俱乐部对他的培养,但在更大的层面,是为了和贝蒂斯靠得更近一点,所以这不止是一个有钱人为了自己喜爱的事物一掷千金的故事,贝蒂斯本身就是一个特别的俱乐部。

因为连两位前任主帅塞拉-费雷尔和加布里埃尔-卡尔德隆也都是股东,前者是马洛卡人,后者是阿根廷人。

皇家贝蒂斯的奖杯陈列柜一直都不是很耀眼,整个20世纪,他们大多数时间都在扮演着西甲和西乙之间的“升降机”角色。大概率下,他们这个赛季不会赢得联赛冠军,下个赛季也不会,但这并不能阻挡贝蒂斯球迷对俱乐部的热爱。

这种境况很符合俱乐部的座右铭:贝蒂斯万岁,即便他们输球了。

2015年,他们重返西甲联赛,并且终于在这里站住了脚跟。显然,在俱乐部主席哈罗和首席执行官洛佩斯的治下,俱乐部蒸蒸日上,然而他俩此前并没有执掌球队的经历,前者从事于可再生能源行业,后者则经营着一家视频游戏公司。

和职业足球唯一的连接点是,他俩都是贝蒂斯的铁杆球迷。

在世界上的其他地方,这种连接是很脆弱的,但在这里,这恰恰是最关键的。

经过内部讨论,他们开始出售俱乐部的股份,由此带来的结果是份额高达55%的俱乐部股份目前掌握在普通球迷手中,这也就意味着球迷群体成为了俱乐部的最大股东。

他们不想看到俱乐部成为某个外国人的玩物,也不想让其他人改变俱乐部的传统,哪怕贝蒂斯因此永远都无法晋级到争冠的第一集团行列里,这都没关系,俱乐部和球迷之间的联系才是最重要的,就像贝蒂斯主场的那条标语所描述的那样:

“从父母到孩子,从祖辈到孙辈,有一种激情叫贝蒂斯。

祖祖辈辈都是贝蒂斯球迷

现在,安达卢西亚地区是西班牙失业率最高的地方,每天都有很多人去往马德里等大城市寻找工作机会,但“人们会把家庭和贝蒂斯都带进行李里。”

另一方面,俱乐部也在想办法培养自己的年轻球迷群体,每年他们都会拿出一部分的季票,降价出售给14岁以下的青少年,因为他们代表着俱乐部的未来。

年少的华金不愿意离开,年长的华金想落叶归根,这可能就是贝蒂斯的魅力吧。

时代从来没有停下过自己的脚步,但华金和贝蒂斯好像还在那里。

作为一名边路球员,他从来没想过要变成一个射手,也从来没想过要和队友们来上一次精妙的敲墙配合。当西班牙足球走上了“Tiki Taka”的道路之后,他们捧起了欧洲杯、世界杯,用一次次的短传配合横扫了曾经击败过自己的对手们。

但是,华金还在边路,用着看似已经过时的单车、插花脚,有一半的几率会失败,用另一半取悦着贝蒂斯球迷。

作为一家俱乐部,贝蒂斯也曾想过成为一家豪门,也曾想过为俱乐部的陈列室增添一座座奖杯,但是历史上一次次的财政危机和一次次的改旗易帜让他们受够了。

或许在如今被财团把控的足球世界里,人们才会愈发怀念过去的足球时代,那个球迷与球队如此接近的时代。

唐·吉诃德挥舞着自己生锈的长矛向风车发起一次一次的冲锋,这让我们不禁发笑,就像华金固守在一家永远无法争冠的俱乐部,甚至为此拒绝所有豪门的邀请。你可以嘲笑他们的不合时宜,但他所渴望的骑士精神应该消亡吗?

唐·吉诃德,华金和他的“贝蒂斯世界”,都是如此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japanesemayo.com